【最美展示】马远辉家庭:幸福小家 温暖大家(0/0)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米娟 发布时间:2015年02月11日 点击数: 字号:

什么是幸福?有人说腰缠万贯是幸福,有人说位高权重是幸福,有人说食可裹腹是幸福,也有人说平安即是福。在马远辉心中,幸福却只是那些刻骨铭心的小片段。比如说,帮邻居修好电器,人家会心一笑的那一刻;比如说,步行60几公里娶回老婆,进门拜堂的那一刻;比如说,挖机开到家门前,鞭炮响起来的那一刻……每当日子过得舒心了,真实的幸福便会悄然而至,而马远辉就会在平淡的生活中享受着幸福。  

他的幸福,他享受着。妻子在艰难中撑起了一片天,父母的支持给了他不懈的动力,儿女的理解给了他不断攀登的勇气,左邻右舍的信任和帮助,让他家一步步向着幸福迈进。  

家庭的幸福是他勇往直前的无悔选择,父老乡亲的笑脸是他默默付出最大的回报。  

他家的幸福,来自于结不完的电工情缘  

在马远辉一岁多的时候,他的母亲外出做事怕他冷,在他旁边放了个火盆,后来就有了他脸上的疤。小时候,这道疤是马远辉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,他害怕上学,害怕见到同学。年纪大了,也不敢去说亲。1989年,他只身去到河南的一个煤厂打工,工厂需要井下电工,而他又喜欢研究电路,于是工厂出资让他参加了电工培训,从此他的生命开始焕发出新的光彩。  

工作半年后,他回到家乡,当上了村级电工。从此以后,他心里多了一份责任与担当,全村七个组的电费收缴、电路电器修理便成了他的工作。那时候,很多人交不起电费,他就帮忙垫付着,等人家卖完烟再还。只要哪家的电器坏了或电路不通了,不管他有多忙,他都会放下手头的事,去替村民解决问题。说来也巧,也正是因为修电器,他有幸结识了远在湖南江坪的邓祥英,也就是他现在的妻子。  

村级电工的工作,他一干就是17年,直到后来国网改造,他这个“土八路”才下了岗。  

职位卸下了,职责却依然在,他还是坚持站好岗。有人劝他外出开个电器修理店,想到家里年迈的父母,他放弃了。他始终认为,父母在,不远游。他的周边还住着很多空巢老人,他经常主动帮忙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,甚至是,杀猪找不到劳力,他也会帮忙找人。他把全年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帮助周边的父老乡亲上,而其中十分之一的时间,他会帮助这些空巢老人们。  

现在,他又成了五里供电所聘用的技术工,五里乡的农网改造,他成了“总技术师”。立杆子,爬杆子,哪里需要他,他就会出现在哪。电工的工作越干越起劲,他感觉得到自己的价值所在。  

他家的幸福,来自于道不尽的修路情结  

马远辉家住在高寒地区,2012年以前一直未通公路。1993416日,他结婚的那天,娶亲队伍凌晨3点就从他妻子家里出发,步行60多公里,下午4点多才走到他家。吃的这份没通公路的苦,现在看来,娶了一个好老婆,这苦却甜在了他的心里。  

为了养家糊口,他曾无奈外出打工。但看到城市里四通八达的道路,到处都是高楼大厦,想到家里肩挑背驮的乡亲,他感到一阵阵心酸。他琢磨着,周边都没通公路时,组里的日子过得相对富足,周边通了公路,别人日子过得好了,没通公路的他们却只能眼巴巴地望着,生活水平远远赶不上人家了。于是,他下定决心,一定要回家把公路修通。  

2007年春节回家后,他开了个家庭会议,给家里人说了他想修通组里公路的想法。开始他还有些顾虑,那几年孩子的身体特别差,父母年岁又大了,处处都需要钱,家庭经济压力很大,而他打工仅仅存了5万块的积蓄。但令他没想到的是,家人一致支持了他的想法,认为修路是一件大事。说修就修,这路一修就修了5年。  

〇〇七年二月初八,农忙还没有开始,他家决定把仅存的5万块拿出来修路。在他家的带动下,全组18户村民同心协力,有7个村民自始至终参与艰苦修路,其他没有劳力的几户村民筹措资金6万块,支持他们修路。他们顶着严寒,早出晚归,靠着锄头、钢钎、撮箕等原始工具一挖一整天。不管天晴下雨,挖了3个多月,才终于把毛路挖通了。但摆在他们面前的200多米的陡峭岩方却成了“拦路虎”。  

〇〇八年年初,别人都还沉浸在过年的喜悦之中,他们却在万丈悬崖的山腰上放炮。六月中旬,他们自筹的钱用得一干二净,马远辉家的肉油也吃了个精光,但可喜的是,最艰难的那堵岩方终于拿下了。腊月二十七,眼看就要过年了,马远辉借了些钱,付完炮工工资,就仅剩10块钱了。炮工拿着钱走了几步,想到孩子过年一分钱都没有,就回过头来,给他们一人塞了100块。这年,他们家年过了个寒酸的年。  

〇〇九年,马远辉感到非常为难,他们手头早没了资金,家里的老人和孩子都在跟着吃苦。但他的家人决心很大,说什么也不放弃,给他做不少工作,坚持要把公路修通。他妻子说:“没有资金,我们就贷款,找亲戚朋友借。总会有办法的。”  

好不容易借来了钱,再次开工的时候,新的问题又出现了。山下的村民,因为安全问题开始阻工。无奈之下,马远辉找到了乡政府帮忙。政府领导也被他们修路的决心感动了,通过“一事一议”解决了3.5万元资金,帮助修改方案,经过不懈努力,做通了村民的工作。他们又才开始复工建设。  

全组73人的公路,按说不仅仅是他们一家人的事,但他们家尤其感觉到责任重大。  

修公路的过程中,马远辉的妻子是最为坚守的。她每天白天带领工人上工,晚上还要帮忙背炸药。家里的粮食吃完了,她就从娘家取,从不埋怨。有一次,他们修路要经过别人的山,别人说什么也不让。他妻子三番四次地找人协商,对那户人家说:“路必须要修,路通了,我们整组的人都会感激你的,以后怎么补偿你都行,只要我能做到,让我做什么都行。”最后,她拿出自己的20多亩山给了那户人家,他们终于同意让施工队继续修路。每次遇到危险,他的妻子总是会第一个站出来。有一次,她砍掉岩壁上的最后一颗树,整个人都悬在半空中了。施工队看到她好半天没有动静,都停止了施工。幸好马远辉的二叔用个树枝把她拉了起来,才让大家伙儿松了一口气。  

当时,马远辉的父母都已经60几岁了。他的母亲,每天做好饭菜,中午送到工地,不要一分钱,饭后又参与修路。有一次,她出土时没来得及躲让,眼睛受伤了,但她仍然坚持送饭、修路。他的父亲每天坚持陪着他和他的妻子一起在三路口背炸药。300多件80斤的炸药,4公里多的山路,他们就是靠着三个人的肩膀和脚一步步挪出来的。  

一二年七月十三日,正是月半,挖机开到了公路终点,他年老的父亲和修路的工人自发抱来鞭炮炸了起来。鞭炮一响,马远辉的眼泪就哗啦啦流个不停。多年来受的累和苦,多年来受到的委屈和不被认可,都化作了颗颗喜悦之泪。经过1981天的努力,政府出资35,自筹资金11万,1.7公里、3.5米宽的公路终于修通了。这时,他最担心的安全问题才终于放下了,他的妻子再也不会听到他说梦话让工人们注意安全了。很欣慰的是,他们洒下了不知多少汗,却没有流过一滴血,就修通了这条路。  

他家的幸福,来自于享不完的温馨情感  

路通了,组里的生活也变好了。马远辉和妻子开了14亩的荒,种了一万多株烟。每年挣得34万块钱。3年的烟款拿来还清了修路欠下的账。现在,他们家买了麻木车,买卖点什么,都能用车拖进拖出,组里的村民也不用再肩挑背驼了,大家都切实享受到了便利。  

马远辉的女儿,从17岁起就外出打工,就再没从家里拿过一分钱。现在她在恩施当导游,每个月能挣2000块钱。马远辉说,“虽然我为她没读好书感到遗憾,但看到她日子过得充实,我也很欣慰。”  

马远辉的儿子,现在就读于五里民族中学。在学校,他勤奋学习,力争上游。马远辉在外务工的弟弟总是鼓励他说:“你要使劲儿读书,我没有孩子,只要你有出息,我的钱,以后都是你的。我老了也就靠你了。”

过年的时候,马远辉一家7口人,三代同堂,窝在小山堡上,享受着他们自己的幸福生活,其乐融融。  

马远辉表示,未来他们仍然不会舍弃老屋场,还是会守候着他们自己的一方净土。马远辉还会是免费“电工”,还会是义务“修路人”。只要哪里需要,他、他的妻子,他们一家人,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奉献自己的力量。他们坚信,一家人的电,照不亮周边的小山堡。一家人的声音,惊不醒山边的麻雀。  

马远辉坚信,他们会用小家的最美光辉洒向大家一片爱的海洋。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