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鹤峰网>人文频道>鹤峰印象

十子花河爱心桥(0/0)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陈勇 发布时间:2018年10月23日 点击数: 字号:

陈勇

这桥,陶全清修的!

在鹤峰县邬阳乡和建始县官店镇交界的十子花河,两岸村民总会不厌其烦地这样得瑟。他们脸上堆着同样的幸福同样的笑。他们说陶全清是官店人,在邬阳成家立业,培养出了三个大学生,50多岁到十堰市,开公司开成了大老总。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们着重把“三”字拖得很长。

援建的桥横跨河上,墩实、大气。桥上车辆畅行,桥下碧波欢腾,车声水声相融相协,侧耳细听,像极了活泼轻快的管乐合奏。

村民们说,陶全清嫁到邬阳后,回娘家必须过十子花河。“那些年,河上就个小木桥,水一大,吓死人哒,根本就不敢走。”赶上梅雨季节发山洪,桥被冲得无踪无影,水小时还好说,两岸村民像猴子一样从石头上蹦过来蹦过去,水再大点就得南辕北辙,10多公里的大弯子,很不方便。

如果有座牢实的桥,多好!

不过,那时的陶全清即或有同样的想法,也不可能有实质行动。她得集中一切物力财力或是蛮力做一件大事——她有2个儿子1个女儿,乡村时兴“就是砸锅卖铁,也要供娃儿读书”,她来到镇子上,靠1毛钱的土豆砣儿、油粑粑,顶多5毛钱的包子面条,苦苦支撑。其间,小儿子李光瑞读初中的时候,还差点因为凑不齐学费被撵出了教室。

3个大学生!陶全清完成了乡里乡亲从来就没有幻想过的壮举,“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娃儿读书”的风气像一支兴奋剂,更有甚者——柔情的父母亲骗说孩子“你要跟我使力读书哇,你看你这段时间不使力读,猪也不肯长哒,包谷也不肯长哒,到时候吃么子呀”;霸道的干脆下死命令“跟老子读,你读到哪,老子供到哪,就是把几扇老屋拆哒,也供到底”。当然,猪和包谷一样地长,拆老屋的事情是从来没有发生,但小小的乡村先后培养出了北大博士、留美博士,着实让人叹服。

尚学的事儿好像和陶全清已经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。完成人生壮举的陶全清可以自由行走,驰骋挥洒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她只身来到大儿子工作的十堰。逗留的时间并不长,但骨子里涌动的冲劲却像春风拂过的原野,不仅蠢蠢欲动而且萌绿生鲜。年过五十的她跻身商海,租门面卖茶叶、卖汽车配件。

卖别人的不如生产自己的!敢想就敢干!

陶全清在几个饱读诗书的儿女们帮助下,请了6位工人生产汽车尼龙管。这大胆的一转,居然转出了一段传奇,造就了一位富商。2004年,陶全清旗下已有十堰市杰王工贸有限公司,以及华越、光瑞、飞骏等6家子公司,公司生产总值过亿元。2006年,她荣获“湖北省优秀企业家”称号,出席在北京举办的“第三届中国民营经济高峰会”。

从村妇到企业家,陶全清的心路历程只有她自己最清楚。怀揣一个梦想,2005年,她为邬阳民族学校捐款20万元建成一幢标准的女生公寓,后陆续添置大量设施设备;2012年,她捐赠20万元建设邬阳乡法制教育培训基地;2013年,她怀揣10万元看望邬阳民族中心学校师生……

真金白银,拳拳之心!相对手头已经多少有些盈余的父老乡亲来说,每一次捐赠都是瞠目结舌的大手笔!尚学,还是“鲤鱼跳龙门”“天堑变通途”的硬条件。

孩子与成年人的教育设施不断改善,陶全清终于可以想一想以前经常过路的十子花河了。知道河上仍然没有一座像模像样的桥,往来的村民继续困于偶尔肆虐的山洪后,她沿着昔日的山路走到了河边。

不久,横跨近20米的钢筋混凝土大桥腾空而起,滔滔碧水从此成为桥下风景。

沐浴习习的河风,放眼青绿铺地的山野。一条条舒缓的入户公路像曼妙的线谱,任那率性掩映的绿荫、田舍,还有青绿的稼禾,幢幢兴旺的吊脚楼在线谱上律动。直叫人心情愉悦,仰羡顿生。

陶全清修的桥哩!

那这桥叫什么名字啊?名字?村民们先是一愣,旋即张口就一句“爱心桥呗”!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
热门排行:

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