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鹤峰网>人文频道>鹤峰印象

青烟无罪(0/0)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陈勇 发布时间:2018年11月05日 点击数: 字号:

午后过百步磴,拐个弯,一股混着草木清香和泥土芬芳的气息扑鼻而来。

“烧火粪?”

这种独特的气息,就是火粪的味道。就一转念的功夫,眼前已是金黄的一片,那些方方正正的,或歪歪扭扭的地里,裹着头巾的农夫农妇正在忙碌。他们把小树林里的枝枝叶叶摞得蓬松松的,盖上新铲的草皮和生鲜的泥土,火柴“哧——”一声响,一缕青烟,又一缕青烟,像极了村里此起彼伏的炊烟。是不是泥土也需要炊烟?对,只有吃饱了,喝足了,才有给庄稼拔节的气力。

青烟很香,这是一种混合的香,既有草木的馨清,又有泥土的芳芬。不是娇柔,也不是做作,农村长大的孩子,都可以大口大口呼吸的,不会紧张地摸出个严严实实的口罩。

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,我似乎看见了我的童年。秋后的田野里,枝枝叶叶越堆越高,我吵着闹着要划火柴的权利。

我就这样畅想着,美美的姿态。

不知觉,又拐过一道墙。已经能够看见青烟了,熟悉的青烟,飘逸的青烟。青烟之于山风,如椽巨笔,有怀素之韵,雨骤风旋,圆转翩动;有张旭之骨,回旋连绵,逸势奇状……我默默地看着青烟灵动,双手不知何时已经兴起而动了开来。

“烧他妈的X——”

平空一声惊雷。转瞬,各种X的声音搅成一锅酱。

想起来了。这里是一个废弃的小运动场,应该在今年,装满了泥土的泡沫箱子排成一排,撑开了茂盛的瓜果茶蔬。

收获的季节就是播种的季节。以前,往往就在这段时日,闲不下来的农夫农妇会大堆大堆地烧着火粪。他们说,用火粪种白菜,种萝卜,种土豆,白菜萝卜土豆白胖胖的,地里连根杂草都找不出来的。

生物老师说过,火粪杀死了虫卵和病毒,有富含的磷和钾,还有稀缺的钙和铁。

历史老师说过,水是生命之源,火是生命之本。有了火,人类才得以远离茹毛饮血的野蛮;有了刀耕火种,人类才可以迈开步子奔向耜耕和铁犁……

先进的农耕促成价值的剩余。我们完全可以说,一部人类文明史就是一部火的运用史,暂不说远的,就因为火的文明,一部分人才有机会离开泥土,混成更加文明的模样。

“要烧几堆火粪了。”每年初春,每年秋后,父母都会这样念叨着,左邻右舍也都会这样念叨着。三五天,堆堆火粪赶着趟儿冒出来,青烟袅袅,火光点点。等到晚上,整个原野就像满天的繁星倒铺了下来。抬眼望,繁星璨璨;俯首看,繁星灿灿。多么美妙而静谧。

可是现在,眼中空有笔走龙蛇的妙景,耳中却是充斥的恶毒。

是青烟污了雅居,还是青烟呛了喉鼻?

烧起这堆青烟的该是位才从农村进城的老人,只有天天见面还挂着“您吃了没有”的、似乎挨了几千年饥饿的人,才会如此地珍惜一块空地,才会聚拢枯黄的枝枝草草叶叶,擎举着火粪这一朴实而尊贵的礼仪。

民以食为天,食没有错。火粪是传统农耕,火粪没有错。青烟是火粪产物,青烟没有错。喧嚣的咒骂是因为美好生活受了惊扰,咒骂也应该没有错。

错又在那里?

总不能套个“不该生在帝王家”来搪塞吧?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
推荐阅读: